中青報:教育名人跌下神壇 學術不端導致信用崩塌

楊鑫宇

2020年03月18日07: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教育名人跌下神壇 學術不端導致信用崩塌

  過去,在旁人眼中,作為業內知名人士,深圳市如意小學副校長胡紅梅,是全國兒童公益閱讀領域的領頭人。然而近日,這名曾經被評價為“讀書量大、從教經驗豐富、非常勤奮”的“兒童閱讀推廣人”,卻因為涉嫌抄襲、學術不端,幾乎在一夜之間跌下神壇。(《中國青年報》3月17日)

  廣東省青年教師閱讀教學大賽一等獎、感動深圳教育年度人物、深圳十大全民閱讀推廣人、“閱讀改變中國”年度十大點燈人……這一個個頭銜,無不彰顯著胡紅梅在教育與閱讀推廣領域的“非凡成就”。與此同時,她在個人著作中為各個年級學生開具的兒童閱讀書單,也在師生與家長群體里廣受好評。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胡紅梅的多本著作,竟然都是抄襲之作。2月23日,作家陳迅喆在朋友圈發文,直指胡紅梅抄襲其作品,隨即掀起了一場針對胡紅梅的“打假熱潮”。通過比對,人們發現,胡紅梅分別抄襲了《大貓老師的繪本作文課》《假如要有學習單》《小學中高年級共讀共寫指導書》《繪本有意思——幸福共讀法寶》等多部由他人編著的圖書。在一系列鐵證面前,深圳龍崗區教育局對胡紅梅作出了嚴厲處分,她的職業生涯終究走進了自作自受的“死路”。

  面對昔日的兒童閱讀“領頭人”身敗名裂的結局,有人或許會問:她以前為兒童閱讀推廣事業作出的貢獻,為何不能“以功抵過”?又為何不能讓她繼續從事教學工作,以自己的努力“戴罪立功”?面對這樣的問題,只要我們搞清抄襲與學術不端問題的惡劣本質,便能給出答案。

  抄襲與學術不端,本質上是一種欺騙,也是一種偷盜,這種行為,相當于把別人的心血偷來,給自己的私利添磚加瓦。對于一個靠偷盜與拼貼完成創作,并以此換取名聲、金錢與成就的作家而言,用“欺世盜名”形容其學術不端行為可謂毫不過分。正如任何建筑都不可能矗立于流沙之上,靠著欺騙與偷盜得來的成就,也支撐不起任何謬贊與虛名。

  因“學術不端”毀于一旦的名人之中,胡紅梅既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其中有成就斐然的科研先鋒,也有炙手可熱的政界要人,有著作等身的文壇名手,也有光芒四射的演藝明星。與這些“同罪者”相比,胡紅梅此前的名聲與“美譽”,根本算不得什么。“學術不端”這四個字,為何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能夠讓這么多名人的形象轟然倒塌?這一點,值得我們認真體會和反思。

  對于胡紅梅這樣的作家而言,被指作品抄襲,自然是致命一擊。但是,也有不少名人,其學術不端行為,其實與其核心成就并無關系。有些外國政客,僅僅因為上大學時抄襲過同學的作業,就徹底與自己的政治生涯說了再見,曾經引發學術圈“地震”的國內影星翟天臨,其抄襲行為也與其演藝事業無關。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是因為學術不端行為不僅是具體、孤立的問題,更是一面能夠照出一個人道德品質的“鏡子”。在這面“鏡子”的照射下,被照得原形畢露的,是這些人的人格缺陷。人無信不立,一個人倘若失去了信用,要重建是非常困難的。

  對于抄襲、學術不端這樣的行為,社會只有采取“零容忍”的態度,才對得起“公平”二字,才不辜負那些本分、誠實、用心的人。我們也希望胡紅梅的故事,能夠稱為又一個教訓——學術不端或許能夠在短時間里獲得巨大的收益,但不可能永遠騙過所有人。

(責編:董曉偉、曲源)
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在线观看-2w部精选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