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企業自我炒作,少披文學的外衣

張炳劍

2019年11月14日08:09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企業自我炒作,少披文學的外衣

  11月9日上午,湖南最貴文章在岳陽臨湘市舉行的“我與十三村的故事”征文比賽頒獎現場誕生。由湘籍作家馬笑泉寫作的《十三村記》,摘得征文比賽特等獎,捧走50萬元獎金。

  去年9月30日,湖南日報第七版刊登了一則征文啟事:湖南省十三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十三村)開出50萬元大獎,征集“我與十三村的故事”。消息迅速在網絡上傳開,征稿郵箱很快被來自全國各地的投稿郵件填滿,達到2300篇之多。

  最終,經由魯迅文學獎得主、魯迅文學獎評委、著名編輯出版家組成的專業、權威評審團的嚴苛篩選,《十三村記》一路過關斬將,折桂奪魁。

  不過爭議旋即而起,一篇散文,1936字,50萬元,每字258元。對此,有人驚羨,覺得這是文學的春天;也有人質疑,認為此文根本不值,是企業自我炒作。

  有爭議是好事,說明大家還在關注文學。至于這篇文章到底值不值50萬元,其實爭論的意義不是太大,事實上也很難爭論出什么結果。

  正如歐陽修所言,“文章如精金美玉,市有定價,非人所能以口舌定貴賤也”。 “文無第一”,因為賞析者不同、時代不同、際遇不同等原因,一篇文章的際遇也會截然不同,有人愿意千金購買的文章或許在另一些人眼里一文不值。對此,我們大可不必置喙。

  爭議的核心還在于,這個征文比賽的過程中是否存在著什么貓膩。若是真如獲獎者和舉辦者所言,這是一個“最干凈”的獎項,那么即便是千金買骨也未嘗不可,甚至還是值得點贊和鼓勵的“行善”之舉呢。

  近年來,文學評獎、征文比賽的丑聞層出不窮,甚至一些頗具重量的文學獎也被多次爆出評選過程存在貓膩。有人會對這次征文比賽的公正性產生懷疑也就不足為奇了。到底有無貓膩,還需主辦方拿出更有力的證據來說服大家。

  當然,不是說企業就不可以成為主辦方,而是說,這種征文比賽,先天缺乏權威性,若要贏得大家的一致認可,本身就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除非甫一開始,就將征文的評選過程、評選細節公之于眾,并由第三方監督,或許一定程度上才能消除大家的疑慮。

  另外,一個由企業發起的文學獎項,所寫的內容又與企業自身息息相關,很難不令人心生質疑:這會不會是企業的自我炒作、自娛自樂?

  可話又說回來,既便是企業的自我炒作,也是一種品牌宣傳的策略,其實也無可厚非。這就像一些企業請明星來代言、走穴,這次無非是換成了作家和文章。若真是如此,我們自然就不必當真,更無爭論的必要,最好的方式就是轉身離開,不再將目光投射其上。

  只是,即便企業花自己的錢自娛自樂,還是不要打文學的主意,否則會引起文學評價標準的失衡。

(責編:董曉偉、仝宗莉)
射久草在线,中文字幕国产区露脸视频福利视频在线综合网址色播五月久久操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