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追星也可以是一件美好的小事

劉穎余

2019年11月04日08:26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藝評】追星也可以是一件美好的小事

  “本人提供林俊杰爆款同款醫生,同款配套藥水,已經掛水的血針頭……有需要微信留言。”

  很難想象,這種話會出自公立醫院醫務工作人員之口,但這樣的事情就能在現實中發生。據報道,林俊杰日前在鎮江演唱會結束后,因為感冒去當地醫院掛水,事后,有人竟出售林俊杰用過的針頭和注射液包裝袋。而他躺過的病床也遭殃了,一幫醫護人員嘻嘻哈哈地在上面輪流打滾,“床單被套全被扒了”。

  據說,后來相關醫院對此事進行了處理,11名醫護人員被停職。處罰似乎很嚴厲、很及時,但該醫院公信力的損失恐怕一時難以挽回。

  追星,看似稀松平常,人畜無害,但倘若漫無底線,也可能惡心大眾,危害社會。此次發生在鎮江的事,之所以特別惡劣,不只是因為粉絲們拿肉麻當有趣,更因為他們還是公職人員,在做出極端行為的同時,還違背了起碼的職業道德,侵犯了患者的個人隱私,也觸犯了《醫療廢物管理條例》,對醫護人員的形象亦是極大的損害。

  是故,林俊杰經紀公司也特意發表官方微博,“對極個別的工作人員無視職業操守的信息外泄的偏差行為深表遺憾,同時呼吁不要因極個別人員的行為抹煞所有其他在醫護崗位上為社會積極奉獻的貢獻,不要有過激言語和行動。”其情可感,就是不知效果幾何。

  讓人擔憂的是,最近飯圈事端頻發,除了林俊杰“帶血的針頭”,王源“抽過的煙頭”,莫文蔚睡過的房間,都曾被人拿來在網上拍賣。再聯想起2016年,李易峰開著蘭博基尼撞橋墩上了,結果竟然也有人從中覓得商機,跑去現場撿跑車碎片……我們真的不得不感嘆:追星不只是門技術活,也是一種生意經。

  按理,眼下追星既已成一種行業,我們也不反對追星追出“效益”,但前提至少是要合情合理合法。像上述無下限地販賣“愛豆”隱私的行為,有悖常情,不合常理,有的還觸犯相關法律,不只是為社會公眾所不齒,恐怕也是他們的“愛豆”所不愿看到的。

  當然,理性的粉絲也不乏其人。在林俊杰一事發生后,就有粉絲留言:“作為一名醫務人員,看到這樣的消息我真的羞愧難當,長沙演唱會的時候他住的酒店我只要過個橋就能到,但是我沒去,因為我愛他,他有他的生活,他希望的是我們在作品中相遇,在舞臺上舞臺下相遇。接送機是最后的底線,不打擾私生活。”

  對比那些把帶血的針頭當寶貝的腦殘粉,這名粉絲的態度真的值得點贊!

  粉絲追星,已成當代社會一大特征。某種意義上,沒有粉絲的存在,就沒有現代娛樂工業。隨著自媒體的日漸發展,粉絲文化也在不斷發展。以前的粉絲,頂多是買買專輯、海報,看看演唱會……而現在混“飯圈”的粉絲,每天一睜眼就是“超話”簽到,“百科”送花,“貼吧”贊評,“圈子”打榜,“詞條”凈化……總而言之,現在的粉絲似乎更忙,要做的事情更多。這其實也無妨,但失去自我,越過底線就不好玩了。

  追星的底線在哪兒?我理解,有法律的,比如不要侵犯偶像隱私,不要影響他人生活,不要危害公共安全;也有常識的,比如偶像也是人,偶像帶血的針頭也是醫用垃圾,偶像睡過的床單一樣會臟;還有情感上的,比如愛偶像不等于擁有他(她)的全部,不等于要成為他(她)的另一半。偶像是偶像,粉絲是粉絲,自己的生活只能自己過,偶像再友好,也不能代替粉絲生活。

  記得央視節目主持人撒貝寧曾在一檔節目里說:“追星其實是在追自己,最終追來追去追的是自己的影子。”想想他這話也對,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們總是喜歡在虛幻的世界里,把偶像當作另一個自己,期待理想世界的自己變得更好。追星一事,從心理層面追根溯源,大概就是這么來的。

  以是觀之,追星本來是一件美好的小事。倘能守住底線,保持理性,和偶像一起成長,追星是可以給自己和社會帶來正能量的。追星之所以在當下常被視為一種負面現象,一是因為飯圈文化的確存在亂象,社會監管亦有缺位,二是有些粉絲可能也沒擺正追星的位置——追星,本是生活的點綴,不能代替工作,也無法取代生活,你非要讓它成為支撐自己的全部動力,那結局大半好不了。那個為見劉德華一面賣腎賣房子弄得家破人亡的著名女粉絲楊麗娟,便可為前車之鑒。

  據說現在已經有職業粉絲了,對他們似乎應另當別論,但我總覺得,通過追星掙錢,已經偏離了粉絲的初心。畢竟,對一個人的愛是不能變現的。讓追星回歸“業余”本色,且不要用力過猛,那才是普通人應該擁有的一種小確幸。

(責編:段星宇、董曉偉)
射久草在线,中文字幕国产区露脸视频福利视频在线综合网址色播五月久久操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