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貴圈亂,網絡主播年齡別“沒底線”

蔣萌

2019年08月26日16:11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貴圈亂,網絡主播年齡別“沒底線” 

背景:日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發布《中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研究報告》,建議限制14歲以下未成年人開直播、發視頻。

新京報發表觀點:去年,媒體曝光在快手、火山小視頻平臺上,懷孕的未成年媽媽扎堆做網絡主播,曬孕照、驗孕棒、醫院產檢書吸引眼球。由于未成年人正在價值觀形成階段,擔任主播的未成年人可能沒有是非觀念,為流量不擇手段,而觀看直播的未成年人則很容易受不良信息蠱惑,這都指向著,要對未成年人擔任主播進行相應的制約。前不久,中央網信辦正式發布《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明確網絡運營者應當設置專門的兒童個人信息保護規則和用戶協議,并指定專人負責兒童個人信息保護。限制或禁止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也是保護兒童信息的要求。我國一些地方也在限制、禁止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方面進行了探索。2018年2月1日起施行的《武漢市未成年人保護條例》規定,視頻直播網站聘請未成年人擔任主播或者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冊通道,應當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的同意。2016年,多家從事網絡表演的主要企業負責人曾共同發布《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承諾所有主播必須實名認證,不為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冊通道。以上只屬于地方探索,我國還缺乏全國性限制或禁止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的法規。只有對未成年人參與直播加以限制,才能確保直播內容健康,確保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小蔣隨想:未成年人不該做成年人做的事,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不能負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之責,這些道理很容易理解。網絡直播興起,網紅、打賞使一些直播者具有職業或半職業性,加上“出名要趁早”的炒作偏好,不少未成年人加入其中。然而,法律法規對此缺乏規范,暴露出的問題引起社會關注。對直播行業設置年齡準入限制,避免未成年人懵懂地或受人擺布地做與他們(她們)的心智和擔責能力不相稱的事,相信不會有什么爭議。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設置年齡限制,是完全參照現有法律對民事行為能力、勞動法對“童工”“未成年工”的年齡劃分而定,還是制定單獨的標準?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的報告建議網絡直播對14歲以下的孩子設限,《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承諾“18歲以下不能注冊”,武漢的未成年人保護條例規定征得父母或監護人同意就行……顯然,這已經有三種不同的態度。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對上述三種“意見”,恐怕又有不同的看法。簡言之,科學的、權威的規范還是需要“上位法”來統一,避免“各說各理”“各自為政”。網絡直播已經算不上新行業,面對這個“圈子”的光怪陸離,種種規范勢在必行。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 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段星宇、董曉偉)
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在线观看-2w部精选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