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放煙花爆竹:用常識和法規凝聚共識

2019年02月05日01:02  來源:新京報
 

  ■ 觀察家

  當“鞭炮少了”,不斷換來“空氣好了”,民眾的環保意識和健康訴求,會更加主動地“對表”禁限令。

  近年來,多地明確規定春節期間,不得燃放煙花爆竹。在年末市轄區戶籍人口較多的50座城市中,有22座在2017年春節期間禁放煙花,而到了2018年春節時,采取該項措施的城市增加到了33座。到了2019年春節,禁放煙花的陣營還在不斷擴大。

  傳統年味里,似乎不能沒有爆竹的硝煙味。然而,肆虐的霧霾不斷敲打著人們環保意識的覺醒,煙花爆竹由此遇冷。

  空氣污染與燃放煙花爆竹有關系嗎?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胡丙鑫等人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的28個城市煙花禁限放措施評估發現,與2017年同期相比,2018年除夕夜,多個城市PM2.5數值明顯下降,“煙花禁限放措施起到了顯著的削峰作用”。

  禁限放政策之所以收效顯著,是因為它回應了民眾對于消解“呼吸之痛”的普遍關切。各地禁限放政策的穩步推進,是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循序漸進,正確處理破除陳規陋習與尊重民間傳統習俗關系的成功實踐;是在用常識、法規凝聚禁放共識背景下的移風易俗。

  事實上,早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我國就有許多城市基于安全和環保的考慮,將城區設為禁放區。但當時并沒有太多市民支持,每到春節、元宵燈節假日,貓捉老鼠的游戲就會發生。到了2005年前后,由于被指“沒了年味”,全國一百多個城市撤銷了禁限放令。

  可以說,各地治理,走的是一條先提倡引導,后立法規范的漸進之路,體現了治理的審慎。

  百余個城市撤銷燃放禁令,我們或許可理解為行政行為的自我糾偏與調適;這種對于傳統陋習暫時的“妥協”,也是權力謙抑品質的體現。

  畢竟,一種風俗的形成過程是漫長的,指望一紙文件改變風俗,其實常常會南轅北轍。只有保持耐心,溫和而為,才能凝聚共識,實現善政與善治的統一。

  煙花爆竹在其絢麗的背后,有著“兇險”的一面。燃放時產生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一氧化氮等氣體及金屬氧化物的粉塵,造成空氣污染、噪聲污染、廢棄物污染、水污染,逐漸被人們認識到。

  隨著煙花爆竹所造成的環境危害逐漸成為人們的共識,禁放煙花爆竹也逐漸為人們,尤其是城市居民所接受。因此,近年來,相繼有城市修改了煙花爆竹安全管理條例,明確規定春節期間,不得燃放煙花爆竹。這也是一種城市治理的進步。

  值得注意的是,從目前的情況看,各地的禁放令基本僅限于市區,將更廣大的郊區、農村地區納入禁限范圍的,僅有深圳、汕頭等少數幾個城市,不少城市春節期間的空氣污染也來自郊區的燃放。由此可見,禁放煙花爆竹還需循序漸進,從城區、城市擴大到郊區、農村。這也意味著,城郊、農村居民的相關意識也有待提升。

  在強調依法治理的當下,城區禁放煙花爆竹,已成各地的通行做法。破解“城郊、農村包圍城市”的窘境,還需在引導公眾提升相關意識的同時,逐步增強依法治理力度來實現。實踐告訴我們,用常識、法規凝聚更廣泛的共識,仍是十分重要的。

  移風易俗,既不可操之過急,也不能一味等待。因勢利導,方能水到渠成。在一些地方從禁到放再到禁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見,在移風易俗的有序推進中,當“鞭炮少了”,不斷換來“空氣好了”;當物超所值的獲得感越來越多,民眾的環保意識和健康訴求,會更加主動地“對表”禁限令。煙花爆竹燃放治理,必將邁上善作善成的更高水平。

  印榮生(公務員)

(責編:岳弘彬、曹昆)
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在线观看-2w部精选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