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涉嫌色情直播,還敢向離職女主播索賠20萬?

來論

2019年01月20日08:2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涉嫌色情直播,還敢向離職女主播索賠20萬?

  網絡直播不是無法無天的叢林,勞動法規也不是藏污納垢者的保護傘。

  據報道,一名19歲女孩經人介紹,到四川長寧縣某文化傳播公司當網絡主播,結果公司卻要求她穿著性感和說污穢語言贏得打賞。因家人反對,她入職3個月后選擇離職,公司即以合同違約為名,向她索賠20萬。目前,該公司的負責人已被有關部門約談。

  根據我國《勞動合同法》,“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專項培訓費用,對其進行專業技術培訓”,協議約定了服務期,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可以約定“由勞動者承擔違約金”。但是,違約金是多少并不能“獅子大張口”,因為法律還明確,“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支付的違約金不得超過服務期尚未履行部分所應分攤的培訓費用”。

  再看涉事公司的主張,究竟是什么“特殊配方”,培訓費用竟然喊出了20萬元的天價?

  從報道視頻看,原來是給員工提出了穿著性感、說污穢語言等“特殊”要求,可是這家公司難道忘了,這么做是違法的嗎?《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等相關法律規定,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以及互聯網直播服務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聯網直播服務從事傳播淫穢色情等法律法規禁止的活動”。

  如果確認該公司違法直播的事實,那么女主播的提前離職,就更不該有什么后顧之憂了。我國法律鼓勵、支持公民同違法犯罪做斗爭,根據《勞動合同法》,如果有“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損害勞動者權益”等情形,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在這種情況下,該公司縱然有“合同”在手,非但沒合理理由對離職員工索取任何違約金,還應向這名女孩支付之前的勞動報酬。網絡直播不是無法無天的叢林,勞動法規也不是藏污納垢者的保護傘。

  因此,在網信部門約談公司負責人的同時,有關部門也應主動介入,查明該公司究竟有無直播服務資質,是否傳播淫穢色情信息,并依法對涉事公司做出懲罰,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歐陽晨雨(學者)

(責編:朱江、袁勃)
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在线观看-2w部精选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