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漢字溯源延展語文教育(深觀察)

本報記者  史一棋

2018年05月31日05: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日前,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中華字課研究院主辦的漢字溯源在小學語文教育中的應用專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辦。專家學者們圍繞漢字溯源的重要性、漢字溯源的難度以及解決方法等進行了深入研討。

  近幾年,隨著文化的日益繁榮興盛和文化自信的提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受到高度重視,也成為世界打量與認識中國的窗口。作為理解中國文化的第一道門檻,漢字被推到時代的風口之上。從甲骨文、金文到小篆、草書,不少人開始研究漢字的演變歷程,試圖通過漢字溯源,解開更多內生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基因的密碼。

  漢字的起源與早期的圖形符號有關。東漢時,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將古文字的構成規則歸納為“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稱之“六書”,而“六書”之首即為“象形”。因此,漢字字形從誕生起就蘊含著人們的生產生活、風俗習慣,國家的典章制度等文化信息,還蘊涵著中國獨有的思維方式及價值邏輯,它不僅是了解中國文化的工具,其本身就是一座文化寶藏。

  在語文教學過程中重溯漢字源頭至關重要,與會專家認為,這與漢字的特質有關。歐美國家的語言大多是拼音文字,這種文字作為符號,它的意義由其所指決定。而作為表意文字的漢字則不同,“詞義不是漢字最核心的問題,字形和詞義的關聯才更重要,這是漢字本身的特點。”北京師范大學古代漢語研究所所長齊元濤認為,“我們今天用的是象形字基礎上發展出來的楷書和簡化字,這便需要我們去溯源。”

  陳寅恪曾說,一字即是一部文化史。漢字教育就是將字與文化整合起來。據此,齊元濤提出了“字課思維”。“1901年有一本書《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被胡適稱為‘百年語文第一書’。就是通過溯源的方式教授字形和詞義,以及背后承載的文化。對中華文化的學習和加強語文教育,需要有更牢固的抓手。”齊元濤希望在語文課上用漢字溯源作抓手,讓孩子們在對漢字的認知基礎上走向對自然的認知、對優秀傳統文化的感知。

  當然,目前,我國的漢字教育還處于起步階段,誰來教授、如何教授都是亟待深入細究的問題。特別是當下,漢字溯源還面臨著現實的困難,生活背景已經發生很大變化,很多漢字形成的語境都已經遺失了。

  研討會上,許多學者建議,所有基礎教育領域的老師們能夠從深刻把握漢字溯源重要性的高度,尊重教育規律和時代特點來展開教學。“字課”,便是語文教學中非常重要的環節。有專家建議,要想優化語文教育,首先需要明確“字課”面對的對象是誰。明確對象的問題,其實就是了解孩子認知規律的問題,需要循序漸進。

  對此,北京印刷學院新媒體學院常務副院長嚴晨表示:“為兒童設計書本有兩大特點,一是不能過于簡單,這樣不利于大腦的發育;二是要考慮到兒童對漢字記憶的特性,以直觀形象占主導,記得少,忘得快。”因此,怎樣讓孩子們在最短的時間內記住更多的東西,是“字課教育”要努力的方向。

  目前,融媒體技術的發展也為“字課教育”提供了一定的幫助,使漢字教育可視化成為可能。對于兒童來說,動畫片的吸引力就在于趣味性和敘事性。融媒體兒童教育叢書“漢字魔方”作者李英說:“漢字動畫主要通過圖形呈現在書里,比如田字,書中畫的田就是田地的形狀,讓孩子在圖中找字,讓學習成為一種游戲。”當然,強調趣味性并非百利而無害。齊元濤認為,需要規避的風險是,確保精彩和趣味背后的內容嚴謹、準確。

  特別重要的是,廣大老師要意識到,漢字溯源不僅是簡單地將漢字和文化放在一起,更重要的是確保將漢字和文化的結合準確地還原回歷史的真實意境,從而理解其初始的意義。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副教授華建光認為:“舉例說明,古代的竹子和今天的竹子沒有多大的變化,但古代對竹子的審美和感知,今天的人卻不一定懂得。我們研究器物不能只關注它的自然屬性,更要關注附著在它身上的審美價值及意義。”

  (王子薇參與采寫) 


  《 人民日報 》( 2018年05月31日 17 版)
(責編:馮粒、袁勃)
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在线观看-2w部精选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