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

【專欄】從書法圈發抖看官場影響力腐敗

李泓冰

2015年01月26日10:1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手機看新聞

王岐山撂下狠話,直指一些地方書法家協會“官氣太重”,“有的領導干部楷書沒寫好,直接奔行草,還敢裱了送人”,中紀委網站緊跟著評論,警告說,領導干部這樣做,是“到藝術家的盤子里搶肉吃”。

其實,公眾對此敢怒不敢言久矣!用不著登大雅之堂去一窺堂奧,單單走過路過,稍一定睛,瞧一瞧什么公路命名、市場懸匾、企業書名、商家開業之類,就會發現,各地“用權力之手”寫就的所謂書法作品比比皆是,哪怕那字寫的筆力疲弱、散了架子、七零八落,甚至形同小兒涂鴉,照樣敢大搖大擺,款識齊全地招搖過市。確實該問上一問了,“這背后有怎樣的利益動機?又有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明眼人都知道,丑丑的筆跡后面,有豐厚的利益回報。這樣的潤筆,一字千金,那還是少的。

回溯一下,書法與官吏的淵源倒是由來已久,可以上溯到盛唐之際。當時遴選官員的四個標準,“身、言、書、判”,書即“楷書遒美”,是能否入仕的先決條件,包括科舉考試,書寫是否用“散卓筆”,是否堂皇優美,也能一票否決。

曾經在蘇州看過一件《明朝趙秉忠殿試狀元卷》的復制品,有萬歷皇帝朱筆御批的“第一甲第一名”,正文恭筆小楷,2460字無一涂改,如同印刷品。有意思的是,這篇狀元卷,痛陳反腐,力透紙背,呼喚“激濁揚清”,建議用“實政”和“實心”依法治國,以德才選人用人,呼吁嚴懲侵吞國家資財的貪官污吏。

“書而優則仕”,確乎是千百年來中國式公務員的考試標準乃至形成官場特色,要是寫不出一筆好字,那是不好意思也沒有渠道出來做官的,所以有“書法綁科舉”、“書法綁仕途”之說。

時異事殊。時下的特色卻成了“仕而優則書”,官當大了,就不好意思不說自己雅愛書法,也不好意思在視察各地時不留下一二墨寶以供人瞻仰了。官與書的一拍即合,除了歷史淵源的歪解,也因為書法作為一種盡人皆知的“雅趣”,不但操作簡便,還能極大滿足某些人的表演欲望,因此很快在官場一紙風行,竟到了官有多大膽,書有多“高產”的地步。所謂“高產”,不但指官員書法數量眾多,更指其背后的利益輸送驚人。比如一些被曬到公眾視野的書法家協會,入會標準就頗可疑:書法的藝術價值怯生生退避三舍,而官員的膽量與魄力,以及級別的高低,倒成了最重要的評判標準。有官員和捧哏者還美其名曰,按影響力選人。有了這樣的所謂“影響力”,就有人敢用一手爛字企圖流芳千古;也有人敢收雅賄,名家字畫盡入私人彀中;更有人敢以自己的兒童體書法,換企業十萬百萬的潤格。

這讓人想起2009年10月“兩高”確定的一項反腐新罪:利用影響力受賄。指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受賄的,司法機關可使用這一罪名定罪處罰。類似王立軍這樣,用自己的官場“影響力”開道,四處以“墨寶”推廣這種“影響力”,并且深陷于變質的影響力難以自拔的官員,按下葫蘆起來瓢,近年來堪稱前仆后繼,前腐后繼。

中紀委的叫板,貪官難免膽寒。但是,如此眾多的官員栽進了“書法秀場”的深淵,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當他們在書場濫用影響力之時,為什么常常暢通無阻?藝術標準為何如此容易在權力面前失靈?

卿本佳人,奈何從賊——哀哉書法,好端端的一門高雅藝術,竟成了權力、學術、金錢、角逐的腐敗秀場。該讓它從這變質的官場影響力中解脫出來了。

 

分享到:
(責編:王倩、文松輝)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

射久草在线,中文字幕国产区露脸视频福利视频在线综合网址色播五月久久操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